中农朗逸

1301个县城,如何成为乡村振兴的支点?

聚焦三农 2022-05-11 16:57666三农联盟办公室嘉禾

一个美丽的县城,应该是怎样的?郡邑繁茂、桑麻绕郭,是北方大地上文明繁盛县城。杏花烟雨、半城烟霞,是南方水乡里静谧婉约的小镇。

自秦制郡县,两千年来,县城一直是文化、经济、社会治理辐射向广袤乡野的基础单位。在现代化的历程中,县城又承担着连接城市和乡村的基本功能。

而随着乡村振兴的推进,县域这个特殊的单元,正在被重新赋予新的意义。

近日,我国印发《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》,意见要求,“增强县城综合承载能力,提升县城发展质量,更好满足农民到县城就业安家需求和县城居民生产生活需要,为实施扩大内需战略、协同推进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提供有力支撑。”

5月9日,在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举行的“中国乡村大讲堂”第二期政策对话上,温铁军、李铁、魏后凯、刘守英等多位三农知名专家,共论县域城镇化与乡村振兴的推进之道。

贵州丹寨县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县域为何成为城乡融合的载体

从城市化到城镇化,再到县域为载体的新型城镇化,现代化的历程中,城乡之间的关系不断变化。随着脱贫攻坚的收官,乡村振兴的推进,县域成为了城乡关系变化的焦点。

“在今天,国家提出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,反映的是城镇化战略的转型,从过去的高速城镇化转向高质量的城镇化,从过去更多注重异地城镇化,转向关注就地就近城镇化。”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说。

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。受访者供图

县域成为城镇化的载体,和县域的发展水平有关,来自民政部的数据显示,到2021年,全国共有1301个县,394个县级市,此外还有市辖区、自治县、旗、林区等,总共2843个县级行政单位。

“县城承担了连接城乡的作用,也是县域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交通等方面的中心,同时,县城的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,和其他城市的差距正在缩小,这是县城成为新型城镇化载体、未来吸纳更多人口的基础。”魏后凯说。

当前,中国正处在城乡融合阶段,而县域,无疑是城乡融合中最重要的载体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守英认为,“过去数千年,郡县安则天下安,郡县起着重要的作用。到今天,县域仍然非常重要,但同时,它的意义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从发展的过程看,县域为载体的城乡融合,在实际上,可以避免过去极端的城市化和回到乡村的思路。”

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守英。受访者供图

农民回乡还是回县城?

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一项10省300多村庄的调查显示,农村劳动力就业回乡后,第一意愿是回到县城或县级市,占33.6%,排第二位的,是地级市。

独立经济学家李铁也曾对农民工买房趋势进行长期调查。他介绍,十年前农民工在城里买房只占1%,但是到最近两年上升到25%。在哪里买房呢?在县城买房。“一位中原地区的县长曾说,他们县里50%以上的人进入了县城。”李铁说。

经济学家李铁。受访者供图

农民为何要进入县城?追求更加便捷的社会服务、更加完善的公共设施,是最终的动力,同时,在现实中,医疗、教育等资源从乡村上移到县城,则是农民进入县城的直接动因,“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向县级以上集中,除了少数地区,大多数县已经完成城市化。在县一级,教师、医生、公务员,在县级城镇生活,已经和在城市中没有太大差别。”著名三农专家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说。

过去多年的人口流动中,大城市是人口流向的主要目标,数以亿计的农业人口进入大城市,但许多人很难真正被容纳进大城市,“在人口流入地区,只能保证就业,并以此获得收入,但不能保证落户。落不了户,生活成本变高,教育、医疗问题难以解决,家乡的县城就成了非常现实、也非常理性的选择。”李铁说。

警惕县城发展中的陷阱

城乡融合的时代,县城的发展,会不会成为另外一次大城市发展的潮流呢?

“县城发展的目标,应该是提供更好的,适合进城农民的公共服务,比如基本的医疗和公共教育服务等,而不是把县城建成一个新的、高标准的大城市。”李铁说。

小城自有特点,县城的建设,并非大城市建设的复刻,而是要以更好的公共服务,更好的基础设施,让县城成为吸引人的地方,“最怕的是又设置一系列的标准,基础设施怎么样达标、路要多宽、树要种多少。这其实是把县城大城市化、样本化、高标准化,可能会导致大量资源闲置和浪费。”李铁说。

除了提升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的水平外,县城吸引和留住人口,也需要产业的发展,温铁军认为,县域产业的发展,要因地制宜,警惕县域产业变成房地产业。“县城中形成的商品房,有些地方超过本县全体人口的住宅需要。”温铁军说,“当前,我国已经实现了基本建设到村。在山清水秀的村庄里,也可以很方便地形成创业创新的条件。乡村的中小企业,是否可以和乡村城镇化结合,实现乡村的就地城镇化?”

著名三农专家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。受访者供图

“确实应该注意在县域内的两极化。”魏后凯说,“过去城镇化中,确实存在两级化的问题。现在强调以县城为支撑,也不能把所有的资源都过度集中在县城,既要发挥县城的中心作用,同时也要处理好县城与一般城镇之间的关系。”

县域如何支撑乡村振兴?

乡村振兴中,县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。把产业留在县域,让农民分享产业的利润,使乡村真正具有发展的内生动力,是我国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但如何才能让县域成为支撑乡村振兴的载体和支点呢?

魏后凯认为,县域产业的发展,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的提升,人才回流等,都是县域发展关键的因素,“为什么部分城镇趋向衰弱,就是没有产业支撑、没有就业岗位,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跟重大、特大城市差距太大,难以吸引人才。”

魏后凯认为,乡村振兴需要外力推动,但最终要靠内生动力,“首先,外来的资源、资本,要和村集体、农民、合作社等,形成利益共同体,而不是只有一方赚钱。其次,产业要多元化,过去农村就是从事农业的地方,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,技术的进步,从事农业的人口越来越少,乡村产业必然需要多元化。而多元化的产业,需要多元化的投入,不能只靠财政投入,要吸引和撬动社会资本的进入。其三,把农村现有的资源激活,打通资源变资本、变财富的渠道。现在农村资源很多处在闲置的状态。如何激活农村的资源,打通资源变资本、变财富的渠道,我觉得这一点也很重要。”

三农产业发展联盟 三农快讯官方站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 备案号:京ICP备13049219号-5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

联系QQ: 邮箱地址: